建站頻道
    當前位置: 中國美術家網 >> 藝術多寶集運 >> 多寶集運庫 >> 北京 教育出版
      分享到:

      劉詠閣《汗血寶馬繪畫教程》出版

        作者:楊小薇2021-09-25 22:45:39 來源:中國美術家網

          (1/5)

          (2/5)

          (3/5)

          (4/5)

          (5/5)

          中國美術家網--讓藝術體現價值

          日前,知名畫家、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劉詠閣老師的新作《汗血寶馬繪畫教程》正式出版。劉詠閣(筆名老墨),當代中國“汗血馬繪畫”創始人,是第一位將汗血馬創作以架上繪畫形式搬上歐美亞舞台的中國畫家。這本《汗血寶馬繪畫教程》是劉詠閣老師積二十餘年心血探尋汗血馬人文歷史,探究、實驗汗血寶馬繪畫表現語言的結晶,是一本兼具藝術課教材、美普工具書、馬繪畫藝術、馬文化推廣等綜合功能的作品。

          在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出版社舉行的新書發佈會上,劉詠閣特別談到,汗血寶馬繪畫是新時代的產物,是社會文化、馬繪畫藝術以及馬產業文化的發展催逼出來的“藝術事件”。劉老師歸納了汗血寶馬獨有的三大屬性和三大特徵:三大屬性是汗血屬性、文化符號屬性、意象屬性;三大特徵是歷史傳奇特徵、虛實間或特徵、血統不敗特徵。汗血屬性與文化符號屬性貌似重複,其實不然。前者無論真假都是偏物質層面的“具象説”,後者則是精神層面的“意象符”。歷史傳奇特徵不是虛妄之説,是有史實依據的;虛實間或特徵特指千百年來發生在它身上的諸多亦真亦幻、真假難辨的玄迷;血統不敗特徵則特指其前世今生血脈綿延不斷,阿哈爾捷金馬就是其公認的“靈魂轉世”。三大屬性和三大特徵是汗血寶馬獨有的標識,也是汗血寶馬繪畫重要的成因和路徑。

          上世紀末,劉詠閣老師首次提出了“汗血寶馬繪畫”這個新概念,他在中外優秀的“泛馬畫”傳統基礎上不斷探索,獨闢蹊徑,創造出屬於自己的汗血馬繪畫語言。二十年間,他致力於“汗血馬繪畫”的研究與推廣,是當代第一個將汗血馬創作以架上繪畫形式搬上歐美亞舞台的中國畫家。劉老師強調,他在探究表現技法的同時他還創作了六百餘首有關汗血馬藝術研究的詩詞,不僅豐富了創作的意象與情境關係,也讓該體裁的“新文人畫”特徵陡升。他筆下的汗血寶馬,一是在宏觀層面用近乎誇張的色彩(比如傳統中國畫無人敢用的大紅色)激揚了沉浮幾千年的有關“汗血”的傳説,讓傳説的魅力窮盡在畫面上,令其“真實”的不容置疑。二是在微觀層面將汗血寶馬從廣袤的馬繪畫藝術中單獨提煉出來,令其既有馬繪畫慣有的一般形態,又足具汗血馬這個古老種羣的特殊性(外形特徵、稀有性、傳奇性、地域性等),兼以傳統書法的草書線條構架其筋骨,使其不僅與古典書法用筆形成自然連接,而視覺上更富時代性和“表現”意味。按劉詠閣老師自己的笑談,他筆下的汗血寶馬繪畫是他從久遠的馬繪畫這個大的“馬廄”中偷偷牽出來的,其目的就是為了好好地彰顯一下它的“個性價值”。

          在發佈會上,劉詠閣老師簡要講述了他構建這一新繪畫體裁的心路歷程。他認為能不能畫出自己想要的東西,能不能畫出屬於自己的特色,決定因素不是你的技法,而是你對所表現對象認知的高度與合理性。認知決定理念,理念決定表現形式(技法)。汗血馬繪畫可以從“汗血馬”和“汗血馬文化”兩個層面去認知並予以表現,簡言之——“汗血馬”是具象的,是物理存在(此為“假説”),畫家可以盡情參照現代人“認可”的阿哈爾捷金馬的特徵和風采,創作具有時代精神的汗血馬繪畫;“汗血馬文化”則是意象的、亦虛亦實文化符號似的古汗血馬傳説。從表現上,“汗血馬文化”偏重對古大宛汗血馬久遠的、凝固了的文化印記的詮釋,而非刻意追求與阿哈馬肖似。當然,既然鑿空般地提出了“汗血寶馬繪畫”這個概念,自會有相應的審美形式和表現語言。劉老師説,他創立的汗血寶馬繪畫是一個有着古老文化背景的全新體裁,它用傳統筆墨、現代色彩、抽象理念和全套定製版的古今衣妝包裝了一匹退了羣的,亦可稱之是卓爾不羣的馬。汗血寶馬繪畫絕不是單純複製古代大宛馬或今天阿哈馬的形象,它追逐的是汗血馬古厚的文化精神,其濃縮的“文化符號屬性”才是這個新體裁要表現的意象內容。

          劉老師説,把汗血馬從馬羣裏拽出來,給予個性化表現則是想着容易做起來挺難的事兒,難就難在其“衣妝”與“泛馬畫”的區分上。“汗血馬繪畫”理念與形式語言系統的形成經過了長時間認知與實踐多個層面的反覆折騰,尤其在對汗血馬造型的具象與意象定位,對歷史與現實界面上汗血馬認知衝突的梳理,以及這個新體裁整體理念的定位等環節,耗費的時間與精力最多。該體裁的推出畢竟是千百年來馬畫兒領域的大事件,如何在戒律森嚴的馬廄之旁側讓自己筆下的馬引頸嘶鳴?歷史上任何一種專屬繪畫體裁和相應的語言都不是憑空出現的,它一定源於某種契機,並經過不斷地實踐逐漸形成的。通俗講,一種新繪畫體裁和語言要呈現必要的合理性,經得住時間推敲,其體系的完備更需要理論與實踐的雙重積累。“汗血寶馬繪畫”不是偶發的單一形式遊戲,而是一個系統“工程”。有曲折客觀的認知背景,有藝術理念支撐,有系列表現形式簇擁,有相應作品佐證。靈感來源於不斷地踏破鐵鞋的探尋,才會有得來全不費功夫的靈光一現。劉老師坦言道:有一天他忽然頓悟了,對這匹馬的認知理念是癥結所在。一是馬與人類社會發展關係密切,它是深嵌其中的一個“工具”意味的環節。二是,馬繪畫創作的本質大都是託物寄情,提升人的靈魂境界,很少是單純為某一馬種做寫真圖。汗血馬在中國忽隱忽現兩千多年,它早已超越所有的具象形態,演化成了一個僅剩汗血印跡的符號,像拓片,也像一枚斑駁的鈐印痕。換一個角度講,“汗血馬”是古代中國人精神世界的審美期許,是對早已有之的精神圖騰“千里馬”的具象摹擬。説到底,它從未真實存在過,它只是國人的一種文化情結。顯然,尋覓這匹馬抽象的歷史“文化符號”價值遠比捕捉其千年“遺少”阿哈爾捷金馬具象的小鮮肉特點更具藝術創造驅動力和形式審美意趣。藉此,作者的視野打開了,思想也昇華般地自由了,手中的筆也“開竅”了一般,陸續創造出了以大紅色為主打,間或多樣表現語言的專屬於這匹馬的衣妝,即“汗血寶馬繪畫”體系。

          在書裏,劉詠閣老師着重講述了汗血寶馬繪畫體系的幾個層面——一是古今面相;二是新理念確立;三是意象形態歸納;四是時代感與形式感;五是系列表現技法;六是新文人畫品質,從六個層面講述了汗血寶馬繪畫區別於“馬繪畫”的獨特性所在。值得一提的是,書中“紅裝墨相”的提法是劉詠閣老師開闢得專屬於汗血寶馬繪畫專屬名詞,既是汗血寶馬繪畫重要的表徵,也藴含着多樣的文化和藝術訊息。“紅裝”指的是汗血寶馬繪畫的專屬色紅色。汗血馬繪畫的三大屬性即汗血屬性、符號屬性、意象屬性都是紅色基因,從而也就構成了“紅裝”這個帶有三位一體意味的籠統概念。從立意源頭上説它是意象色,從表現功能上講它是象徵色。“墨相”是依附於“紅裝”而存在的,它寓意了傳統筆墨在汗血寶馬繪畫這個新體裁中的特殊功能與新形態。所謂特殊功能,即指傳統筆墨形式在這個表現意味和形式感均十分強烈時代體裁中展現出的“借古開今”,“助推他法亦再造自身”的深厚功力。

          在汗血寶馬繪畫中,“紅裝”與“墨相”相互扶持,相互映襯,誰也離不開誰。沒有“墨相”或骨架、或肌理、或情緒、或意趣、或主角、或配角的融入與幫襯就沒有汗血馬“紅裝”獵獵的陣勢,就沒有紅色作為一種顏色可以點燃世界的悲慨與浩然;反之,沒有“紅裝”這個理由,傳統筆墨也無從鋪陳自己的理念,無從再造而今這般的“墨相”。汗血寶馬繪畫的探尋之路,通過“紅裝”與“墨相”的相互加持呈現了“新水墨語言”的審美意趣和人文體系,也實現了自身的美學理念。這種探尋的過程傳遞出了主觀世界與客觀世界,傳統與現代,意象真實與具象形態的多樣交織關係,其新價值的認知度、認可度也在相應提升。實事求是講,“紅裝”與“墨相”是對傳統繪畫形式的突破與創新。

          《汗血寶馬繪畫教程》藝術指向雖是汗血寶馬,但同時它也是國內第一本集繪畫技法、藝術理念、古馬畫兒賞析、馬文化史等多層面馬專業知識的工具書;它不僅是大學藝術教材,也是一本面向全社會美術從業者和美術愛好者的美普讀物。隨着該教程的面世,隨着接受這一新藝術體裁的人羣聚集,相信不久的未來汗血寶馬繪畫一定會形成與汗血馬產業有某種互望關係的藝術現象。這也是新時代、新理念、新的社會審美需要所決定的。

          這部教程承載了劉詠閣老師20多年心血,他在會上動情地説:“無論是汗血馬,還是汗血馬繪畫都是馬文化家族中的珍稀物,我有責任將自己的研究成果回饋社會,讓更多的人瞭解並開始學習汗血馬繪畫。”


      相關內容
      More.. 名人堂
        More.. 藝術展訊
        • 中國美術家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meishujia.cn,All right
        • 業務部:北京市西城區宣武門外大街香爐營東巷2號院3號樓6單元103
        • 郵編:100069
        • 電話:1805307787713261878869
        • 技術部:北京市西城區虎坊路19號院10號樓1803室
        • 郵編:100052
        • 電話:18611689969
        • 熱線:服務QQ:529512899電子郵箱:fuwu@meishujia.cnbeijing@meishujia.cn
        Processed in 2.109(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343(mb)